[快银夜]Apparate

*HP AU,满足幻影移形组的愿望

*Kurt四年级(16岁),Pietro六年级(18岁),强行缩小年龄差

 

 

“……嘿,看看这个,它能让房间里飘满铃兰花颜色的泡泡!我给你找找蓝莓味的……”

“为什么要去找巧克力蛙?这里可是蜂蜜公爵……啊,瑞雯的卡片……我有几张你缺的,不过你得……”

特殊口味的角落里没什么人,所以Scott走近那里时听得很清楚;他马上走到声音主人的背后,给了银发男巫一记捶背,然后收获了一串快速的“嘿我不是在自言自语你看这个蝙蝠味的恶魔多可爱我只是想逗逗它——”,他笑出声的时候Pietro早就退得很远了,只是还离摆列柜还有一臂的距离,像是在护着什么。

“不用担心,”Scott在他的墨镜后翻了个白眼,“只是想来提醒你你这样太明显了,Jean给的隐形衣都挡不住他。”

“真的吗?”

另一个声音从Pietro的身后传来,红色为主的糖果前突然冒出了一张蓝色的脸,花纹翻腾其上,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珠更加瞩目。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是幻影移形走吧。”

Kurt不无遗憾地说,他都开始转身了,只是连忙抱住他的Pietro拦下了他,如果别人看见可能会当场吓晕过去,毕竟穿着隐形衣的Kurt现在只露出了头,那场面和Erik的头盔乱飞一样可怕。

“不是还要去三把扫帚那里喝杯黄油啤酒吗?女孩子们还在那里等着我们呢。”

Scott·实在看不下抱在一起不撒手·在发现后又马上弹开的两人·Summers最终把Kurt留下来了。可喜可贺。

 

 

圣诞节前夕的霍格莫德村比他们的变形课课堂还混乱,不管哪个年级的学生都对这里兴致勃勃,屋顶上像大块椰子冰糕那样结住的雪在众多人脚下却变成了棉花糖地图,时刻被笑声的温度融化。为了不走丢Kurt在路上一直抓着Pietro的斗篷,直到挤到两棵圣诞树后的座位上时才放开,那时候他也敢脱下隐形衣了,因为装饰漂亮的圣诞树几乎挡住了所有视线。

“她们呢?”Kurt好奇地问,这张小小的圆桌坐下他们三个人已经算是勉强,Jean她们再挤进来是不可能了。

“她们打算坐在外面……隐蔽的角落只剩这里了。我去拿饮料吧?”Scott主动提议道,穿得最厚的他可是现在唯一能动的人了,三人组的另外两位刚才冻得走路都变慢了。他站起来的时候Kurt眼里满是感激。

小队长出去时酒吧里的声音都灌了进来,别人乱唱的分院帽之歌在壁炉里火花的熏烤下都变得蓬松,鼓得Kurt耳朵嗡嗡作响,直到深绿的树枝再次交缠后才停下。

他刚伸手摸了下冷得发疼的耳朵尖端,Pietro就给他递来了围巾。

“我觉得你现在很需要。”Pietro边拍下头发上的雪花边和他说。

Kurt看了眼他把自己头发越搞越乱的样子才戴上。其实他现在已经感到暖和了,但Kurt不喜欢拒绝别人的帮助……尤其是Pietro的。

“谢谢。”他憋着笑说,但是看到Pietro有点疲惫的样子又觉得愧疚。

没有监护人签字的情况下他本来不能来这里的,多亏Pietro和皮皮鬼串通找到了密道,为此Pietro(其实很乐意地)在课上吃了鼻血糖,还弄到了黑魔法防御术的Apocalypse教授身上,整个格兰芬多都记住了他那十二英寸的论文惩罚,哪怕是行动快速的Pietro都和Kurt坦诚这太多了。

这还没完,Kurt的变身药水失效了,Hank教授这时候又不在,Charles校长说这次只能靠他们自己想办法,啃不下魔药学课本的Pietro也想帮忙。所以传说是一晚上看了一本魔药书的Pietro困得像是要歪倒在Kurt肩膀上一点也不奇怪。

羞愧的Kurt干脆往年长者那里靠近一些,好让Pietro可以靠着睡。

 

 

“伙计们,我刚碰到了Alex,所以打算去和他坐会。”

捧着三大杯热黄油啤酒的Scott突然探出了头,而Pietro的头刚好贴到了他的肩膀上。

“……我看这也刚好适合你们。”Scott严肃地说道,一副为兄弟壮胆的样子,但自己却像被吓掉了眼镜那样飞快跑了,留下刚醒来一脸茫然的Pietro和害羞到爆炸的Kurt。

 

 

对Pietro而言,这杯冒出的泡沫都溢出杯口的黄油啤酒着实温暖了他的身体;对听到了Scott的话的Kurt而言,它美好的发酵味已经救不回他的思绪了。

所幸恢复了精神的Pietro开始和他搭腔,谈起了他喜欢的麻瓜乐队,还说如果他明年的N.E.W.Ts*能有一个O的话他的姐姐兴许会给他寄专辑来,“但这样也不太好,”他皱起了眉头,“完成的话我就得毕业了,何况我根本完成不了。”

“我觉得你可以办到,”Kurt真诚地说,“我知道你很聪明,而且做事很快。你只要再耐心一点就好了。”

“哇哦,这可是少有的鼓励。”

Pietro笑了,他暗色的眼睛看起来都在发亮。施过魔法的木头在这时已经减小了自己的火焰,深色皮肤的Kurt在他的眼里变得更加模糊,Kurt快要看不见自己了。

“我还不知道我毕业后要去干嘛,可能是到处打工吧,比如去丽痕书店帮忙?开学的时候他们可忙坏了。”

“佐料笑话店可能更适合你。”

“嗯,也许还可以去当个傲罗*……你别说,我上次假扮傲罗的时候还是很成功的!”

Pietro拿那个任务和Kurt说了整个魁地奇球赛,Kurt始终不知道他们学院怎么赢了的,史莱哲林的Warren操纵飞天扫帚可是像呼吸那样简单。他当时完全被Pietro躲开不可饶恕咒的描述吸引了(“差点击中了校长!是我把他推开的”),况且Pietro那时候一脸专注地看着他,视线从来都没离开,就像现在这样。

“或者是回来当教授?教他们怎么让茶壶长出打自己的手?”说出这个他们都笑了。

“这些都不太好。”

“所以我觉得我可能还是要回麻瓜那边,在我妈妈的地下室里思考一段时间。”

Kurt的尾巴一下就像被摸到一样直了,还发出了夸张的“唰”声,Pietro下意识举起了双手做出投降的样子:“嘿,蓝色小朋友(blue buddy),我还会回来的好吗!”

“什么时候?”他怯生生地问。

“有朝一日。”Pietro不确定地说,他似乎很惊讶Kurt会这么认真。

大酒杯杯口的泡沫都咕嘟炸开和消失了,Kurt却听到了更多的炸裂声,积蓄许久的水声从他的头顶渗到胸口,然后一路向下浸湿到他的脚底,他有些不舒服地动了下腿,声响太大,他都差点听不到周围有人尖叫了,他要被浸没了……

 

 

“Kurt!”

有人在他耳边呼喊,Kurt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密道,而Pietro正在他上面找着什么东西。

“嘘,”银发男巫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把什么东西伸到了他嘴边,Kurt下意识伸舌头去舔,原来是巧克力。吃着的过程中Kurt才逐渐意识到他是贴着墙壁坐着,他像是和巨怪大战后那样无力,得要Pietro一只手托着他的后颈一只手喂他东西。

Pietro看出了他的疑惑:“你被摄魂怪袭击了,我击退了它,然后把你带过来。”

“摄魂怪?Peter,你难道学会了呼神护卫?”

“那当然。”一脸正经的炫耀。“我喊了句‘呼神护卫’!接着就有个银色的东西跑了出来,把摄魂怪吓走了。而且幸好你都没有尖叫,我们才没被发现。”

“但是我们前天才知道了呼神护卫,”Kurt嘀咕道,“我只知道念咒语的时候要想一些开心的东西……”

“我找到的快乐的东西可多了,虽然我平时看起来都很无聊,”Pietro冲他做了个鬼脸。“当时我一下就想到了最有趣的事,等你也学会之后我就告诉你我想到了什么。”

Kurt点头,然后抓住了那只朝他伸来的手。

  


 ---------------------------------------------------

 


之后的几天Hank教授还是没有回来,Kurt只能假装自己全身起了疹子,成天躲在被子里拒绝去上课,只是其中有天被知情了的级长Alec拉出来教育了下,其他时候Kurt还算过得不错,他可以在床上玩Ororo送给他的风暴围棋,至于几道闪电差点劈了他的床脚就是另一回事了。

Pietro让他的猫头鹰传话给Kurt他实在是没办法帮忙。那只猫头鹰和它的主人一样快,在Kurt读完信的时候它已经吞了Kurt的一小袋饼干,在Kurt把回信系在它腿上时又叼走了糖丝胡子,终于得意地飞了回去,还差点撞到Kurt的猫头鹰。那本来是Kurt打算给它的主人的。

所以在Pietro披着隐形衣溜进来找他玩的时候,Kurt只能表示你的猫头鹰下手……哦不,下嘴太快了,没办法报答你的恩情。

“那没关系,”对方带着吃瘪的表情说话了,“我是说,其实也是我来找你的……”

他的眼睛在Kurt那张和周围人格格不入的整齐床铺上停留了好久,似乎是在找那个传奇棋盘,可惜Kurt已经把它收进柜子了,他只好眨着眼睛提出另一个建议:“我爸爸给我寄来了火弩箭,你要不要试试?”

 

 

几个小时后,被风吹得脸皮都松掉的巫师们终于停下了互相推让,携手面对对这把最新高速飞天扫帚的恐惧。

“魔力般的制动功效。”

Pietro喃喃地背出火弩箭的宣传广告,这句话让他对面把刘海都夹起来了的Kurt打了个寒颤,蓝色少年还深陷刚才猛地摆脱重力的恐惧中,他们的飞行课都做的不错,但尝试专业的飞行还是不太适应,有几次禁林中居住的魔法生物都想蹦出来指责他们乱飞的行为,还好他们跑的够快,那串火球才没有喷到他们。

难处是他也不知道他们到哪了。

“我想我们得飞起来看看情况。”Kurt愁眉苦脸地说道,他们的幻影移形都练得不错,但不能直接传送到霍格沃兹。

他的同伴大呼一口气,然后才敢重新坐到那把火弩箭上,它精心打磨和收束的白桦树枝现在在Kurt眼里却好比曼德拉草*狂舞的根,他自己都想发出那种惨烈的尖叫。

犹豫再三,他才也跟着坐了上去,抱住Pietro的腰。

“抓稳了,”Pietro警告他,于是Kurt连尾巴都跟着缠到了上去,小蓝魔这下倒不觉得有什么难为情的了,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通常不会多想。

他心里默认了一些东西。

之前的不适虽然让Pietro害怕,但他还是选择了一下就冲上天,绕了好几个不规则的圈才停下,他们在空中咯咯笑了好几分钟,然后又开始向下横冲乱撞,弃学院的灯光而去专心于寻找那种自由的乐趣。时速100英里,150英里,Kurt后来都是把脸埋在Pietro的颈窝里,闭着眼跟着Pietro激动的笑声叫喊,直到自己跟着突然的停顿整个人死死按在对方背后。

Kurt不安地睁开眼睛,十几个穿着斗篷的家伙就出现在面前。

黑色布料下的腐烂双手和吸气声暴露了它们的身份,摄魂怪不能说人类的语言,但它们贪婪地逼近的动作已经说明了意图。

“呼神护卫!”

Pietro已经拔出了魔杖,在黑夜中他发着柔光的银色守护神非常显眼,但它动的那么快,Kurt只能确认那是个婴儿的形状,但它还留了一头中长发,看起来有点像……Kurt他自己?

被它追上的摄魂怪都转过身飘走了,可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Kurt注意到Pietro拿着魔杖的手都冒出青筋了,但到后来守护神还是越来越慢,颜色也在变淡,它最后朝着一个摄魂怪做出威胁动作后就消失了,Pietro也费了力气才不让魔杖掉下去。

“呼神护卫!呼神护卫!”

他连续召唤了几次,期间剩下的几只摄魂怪都谨慎地浮在原地,但在Pietro好几次都没召唤出来后它们又开始前进了。

“不,Peter!”

Kurt焦急地拦住同伴,这样下去Pietro会连飞天扫帚都控制不了;而且在他们身后的摄魂怪已经开始动作了,Kurt能感到和那晚相同的拉力,他一下就被那场浪潮淹没了。

 

白色的雾气,但那不是舞台的烟雾……

“……我们的珍藏品,怪异的,美丽的夜行者!”

主持人用话筒指向他,笼子外面都是惊吓的脸庞,一个和和他年纪相近的孩子死死抱住了他母亲的脖子。

 

“呼神护卫!”

他下意识开口,然后才盲目地在口袋里摸索出他的魔杖。

 

闪光灯是白色的,校长办公室桌面上的羽毛笔也是白色的……

“孩子,我想你需要变身药水,”Charles遗憾地告诉他,“尽管很多人都声称自己能接受混血儿,但因为魔法生物的血统残害他人的人更多,我不希望你受伤。”

 

“呼神护卫!”

Kurt快要分不清是他在嘶声力竭地喊出咒语还是Pietro在坚持,他隐约发现他在坠落,大地接住了他,但Kurt不觉得疼,因为Pietro也接住了他。

 

全白的笼子。他在找别的白的东西,白色巧克力……

“当时我一下就想到了最有趣的事,等你也学会之后我就告诉你我想到了什么。”

 

马上就要到Kurt上去由分院帽宣布他的去向了,他紧张地盯着餐桌上的白色蝴蝶结绸带,听到分院帽喊的“Kurt Wagner!”时他都快要哭出来了。

他快速坐到椅子上,希望分院帽宽大的帽檐可以盖住他的脸。

“喔,别担心,你现在还是个正常人类的样子。”它安慰地说,和Charles校长一样耐心。

“让我想想,史莱哲林和拉文克劳都不太适合你,你想要隐蔽……赫奇帕奇是个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我猜你也想要一些带你冒险的朋友,可格兰芬多可能会害你受伤……你在路上有没有见到什么让你想接近的人呢?”它呢喃了一串话,然后怒气冲冲地向台下咆哮:“格兰芬多那个小子!本分院帽不是在欺负他!你就那么想看他的脸吗!”

它沉默了好一会,Kurt几乎都能想象出它气得冒烟的样子了。

“格兰芬多!”分院帽最终如此决定。

“我向你保证这是个好选择。”它立刻又和他低语,听起来有那么一丁点后悔。

于是Kurt朝着欢呼声最大的长桌走去,几个新生招呼他在一个空的座位坐下,他的不安很快就被桌子上腾空出现的食物冲淡了,他使劲往嘴里塞果冻的样子逗乐了旁边的女孩子,她说你别急啊甜点可以之后吃,为什么不吃正餐呢。

Kurt一脸茫然。他吞下了所有的东西后才打算开口询问,对面的女孩子突然又哇的一声叫出来,吓得Kurt差点摔下椅子。

“你真的很漂亮!”那个女孩子认真地说,“难怪Maximoff会和分院帽吵架。”

“哪位?”Kurt更加茫然了。他顺着她指的地方望过去,视线刚好也撞到那个探出来的人的,Maximoff使劲朝他挥手,长桌上一下充满了起哄声。

他这下完全相信分院帽了。

 

“呼神护卫!”

一缕银色的光辉从他的魔杖尖散出,Kurt借着它的光亮看清了现状:他们已经摔到地上了,Pietro正在他一旁躺倒,看起来似乎是受伤了。

……而Kurt的守护神怎么看都像是他刚才想到的初遇的Pietro。

它挥挥手,把那几个摄魂怪都挥走,再三确认没事后才背对着Kurt消失了。

Kurt也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了,完全不顾那股青草和泥土的气息。Pietro似乎想坐起来,但一抬腿就哀嚎一声,最后他们两个都只能睡在树影下。

“它可真酷,”Pietro评论道,“但可没有真人那么酷。”

他转过头来看向Kurt。

“你有没有看过那些麻瓜电影?逃离大难后我们应该……”

有精灵耳朵的小恶魔马上亲了上去,完全是牙齿磕牙齿嘴唇摩擦嘴唇的最低级亲吻,但他们亲的很投入,直到Pietro伸出舌尖舔了下Kurt的嘴角才停下。

“呼……我们可以下次再试试那个。”Pietro用一种满足到发蠢的表情和他说,Kurt估计自己也没好到哪,只能点头。

结果下次马上就来了,Pietro又亲了过来,赶紧回收诺言。可惜Kurt尖尖的牙齿让他只亲了几下就缩回来了。

“好吧,”他遗憾地说。“虽然有点可惜,但我真的很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Kurt只觉得难以置信。

“真的吗?”

“真的,当然平时的样子也很好。”

Pietro把Kurt的脸完全扳向他的,然后掏出了一个小沙漏、

“还有一件事。我答应过你在你学会呼神护卫后就告诉你的。”

“这是时间转换器,我和Logan教授要的,因为我想要救你。在那个晚上你本来是被摄魂怪袭击到两天没醒过来的,所以我用时间转换器把时间调了回去,在最开始就救了你。”

“我练习呼神护卫练了一个下午,然后突然成功了,”

他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坦白。

“因为我想到了你在分院后主动跑来队伍里找我的样子。我想那是你第一次主动接近别人。”

 

然后Pietro勉强和Kurt一起站了起来,他往后退一步,用魔杖指着Kurt,再郑重其事地告诉Kurt:“准备好了,我要说的可是个不可饶恕咒。”

“我准备好了。”Kurt也严肃地回答他。

“Kurt Wagner喜欢PietroMaximoff,”银发巫师念出了咒语,“Pietro Maximoff也喜欢Kurt Wagner!”

Kurt对这个咒语全盘接受。他也举起魔杖对Pietro下了这个不可饶恕咒,他由衷觉得他们是天生一对——这真的很蠢,但Kurt就是这么觉得。也许时间会告诉他们真的答案,而Kurt相信他已经知道那个答案的模样。

 

 

-END-

 

 

*N.E.W.Ts:终极巫师等级考试,O为最高评价。

*傲罗:巫师里的条子。

*曼德拉草:哭声致命。

 

就是用了时间转换器才会老脸啊(。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kacakac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