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Kurt]March's will(下)

(上)


kurt成年的那个晚上,March没有邀请任何人来参加他的成人礼,连那几位最忠心的员工也悄然离去。上漆的木头表面折射出的光描出了透明水晶灯的轮廓,也让他养父的身影生辉起来,电梯前西装革履的男人难得地等着kurt一步步走近,平日把玩的手杖也不见了踪影。


“我可否有幸邀请我的男孩和我去跳一支舞?”


March盯着kurt,眉头像是被重物压迫那样夸张地下压,那样挺直腰杆背着手申请的样子让kurt有点想笑,“当然可以,daddy。”他努力了,可他回答的话还是比害羞的女孩子还高声拔尖。


他们最终没有跳起舞——原因很简单,kurt至今没有学会。外形和心理因素让kurt始终不能接受礼仪老师,哪怕他遇见过对他和养父分别前一定要亲吻的习惯毫无排斥的老师,kurt也拒绝了。


如果你非要再探究下去kurt 也许会告诉你更深的原因:这样他就可以继续让March手把手教他;如果你真能接近他的话。

再一次被kurt踩到脚后March直接倒在了床上,勾着他脖子的kurt当然也跟着坠落,他们解开扣子的西服外套被空气托起,有瞬间kurt想到了鸟类的翅膀,但他的羽翼还未展开太久他就已经跌到了March身上,粉身碎骨的恐惧让他拼命把自己压到March怀里。


“我不会放开你的。”March在kurt发间叹气,他养子几缕蓝色的毛发被他的呼气吹起;“事实上,我想我永远都不会让你离开。”


男孩泄气地呜咽一声,他的身体已经打了败仗,眼泪滴得自己发红的脸都凉凉的。kurt不清楚正常人成年是如何的,但他好歹知道从今以后他不能再和daddy如此亲近,March不在意合作人们的闲言碎语不代表kurt可以允许自己坏了他的名声,kurt不得不在今天下决心。


可最了解他的daddy却突然问他:“My sweet boy,”March带着恳求的语气说,“我很期待你做个独立的男人,但今晚你能不能再留下来?”


kurt用越来越紧的拥抱回答他。


“那你喝掉那杯饮料了吗?我想我明天可以给你一瓶我珍藏的好酒,但今晚……”


“……很好。你应该可以自己去换睡衣的,但今晚……”


无数个“今晚”的尾音在kurt带有哭腔的哼声中突然散去,变成March口中的一声叹息,kurt憋得尾巴都晃来晃去了才忍住不去以吻封缄,“再不放松点我就不能帮你换衣服了,”March最后有点无奈地警告他,但kurt这时已经累了,March小心地推开他时kurt都没能反抗。


一根小指的厚度,一根中指的厚度,半拱起手掌的厚度,kurt都没有反抗,March这下却不舍得放开了。


后续戳我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kacakac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