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盛大的FBI婚礼(1)

你看我是会写欢乐文的人吗!大概像。

标题取自这张图:




和所有故事(杰克更愿意管这叫事故)的套路一样,一件大事往往发生在一个平常的下午,汉尼拔的律师给他打了电话,和他说汉尼拔有件大事要亲自告诉他。在汉尼拔被关起来后他们再也没有过联系,杰克嗅出了异常,然后他马上动身前往精神病院。

他确实想过会看到一个过得不错的莱克特(他在国民闲话报上看到了他暗示乔尔顿用康乔古拉和乔古蕾❶在暗示他和威尔的行为极其粗鲁后奇尔顿马上换掉它们的事),他也确实看到了玻璃牢房里有沙发有茶具的莱克特,茶几上摆了一沓精装书,莱克特见到他后又往上面放了一本粉色的杂志。

杰克准备好了很多,但他没准备好看到一个看新婚指南的汉尼拔。

“你的律师说你要和我交代一件大事。”杰克严肃地开口,“你已经没有谈判的条码了,当局对剩下的受害者名单没有兴趣。”

汉尼拔轻轻摇了摇头。

“我要说的不是这类事情。我叫你来是因为我觉得有件关于威尔的事你应该知道,毕竟你曾是他的上司和引路人。”

“你到底想说什么?”

“威尔翻了重婚罪。”

杰克绷紧了肚子。汉尼拔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我听说他最近在和一个叫茉莉的人约会,而且准备订婚了,但严格来说(technically),我们在之前已经秘密结婚了,我们还交换了婚戒。”

“谎言没有意义,汉尼拔!我知道你还在想干涉威尔的生活,但他早就拒绝了你,你来求我的调解没有意义。”

“但是他的狗误食了他的戒指,我们带它去洗了胃,回来的路上威尔昏迷了,醒来之后他忘得一干二净。”

“是你放任他的脑炎病情恶化。”杰克阴森地说。

“当时我不得不这么干。”汉尼拔遗憾地说。

全景玻璃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阻碍,杰克死死盯着对面没有条纹西装加身的汉尼拔,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汉尼拔自首时也是这样除了坦白没别的打算的样子,只是他当时是跪着的。他没有朝着威尔跪下,但他说的每句话都是和威尔说的。

而现在,在这里,那个男人的话也不是对他的。他感觉得出来。

“我已经听够了,”杰克挥挥手,“我得走了。”

汉尼拔挑起了几乎没有的眉毛:“再见,杰克。”


当天晚上,杰克从自己的大衣里找出了监听器,他打电话和国民闲话报找弗雷迪的时候所有事情都已经晚了,弗雷迪已经把语音发到了推特上,说明是“食人魔的假话和真情”,从发布时间看杰克估计她是想写俳句但是总是写不出来,只好就这么写了。

杰克当机立顿地给威尔打了电话。

“听着,”杰克焦急地说,“汉尼拔他和弗雷迪串通好了——”

“威尔!有个声音像蝙蝠侠的人找你!”电话那边传来的是孩子的声音,杰克心中警铃大作,他不清楚茉莉和威尔的情况,但是要是他们已经有了孩子,汉尼拔会做的事会更加偏激。杰克的肚子再次绷紧了。

威尔从远处跑来接了电话。

“是我,杰克。”

“听着,汉尼拔和弗雷迪串通好了,他们正在传播你和汉尼拔结过婚的事情……我相信你没这么干过。”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然后威尔告诉他:“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说你当时脑炎发作忘记了,不管怎样,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还有,蝙蝠侠的声音是什么?那孩子是谁?”

“那是茉莉的儿子。他只是在说你的声音低沉。”

“你们……?”

“我们正准备把他送回寄宿学校,”威尔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他会直接来找我,不用担心孩子。”

“那你要看着茉莉,你房子里还有枪吗?”

“有,我这两天会和她一起去靶场练习。”

他们又说了些关于防护的事情,挂电话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杰克关好窗,在单人床上沉沉睡去。


之后威尔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倒是杰克开电视的时候换了几个台都是在谈汉尼拔和威尔的婚礼的时候很想再打一次电话。


-TBC-


❶都是麦片品牌,听起来是不是很像情侣名字ww


评论 ( 8 )
热度 ( 45 )

© kacakac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