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授权翻译]Tiny hannigram story

这篇没有题目,因为是kid AU我就用了这个名字。

原文@bxd-wolf.tumblr,这篇是有人和作者提问的:“我想要wittle Will和wittle Hannibal在托儿所或者公园里或者其他什么什么地方第一次见面,然后Will并不想交朋友,但Hanni没有放弃,因为他在看到可爱的小Will时就一见钟情了。”

看了S3后再看这个真是心情复杂,只有在AU里他们俩才会有治愈的可能啊。



正文:

“来吧,Will,”她安静地对他低语,用一只手轻抚着暗色的卷发。Will犹豫着,一边拖曳着脚步,一边把他的毛绒玩具狗狗抱到了他的胸前。最后,他摇了摇头,那句固执的拒绝的话在他的嘴边挣扎。

“不要。”妈妈现在变得非常残忍,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能和他习惯的那样只是和她一起呆在家里。“我想要和你一起去……”在他绝望地抓住她的手时他的下唇颤抖着。“你不再爱我了吗?”泪水在眼里是那样让他刺痛。

“噢亲爱的,我足够爱你了。”她在他面前跪下,在他的脸上留下亲吻。Will咯咯地笑了起来,他的眼泪很快就干掉了,他用肥嘟嘟的小手把她推开了。“不是的,妈妈,不是的。”

她笑了,给了他最后一个亲吻。“请做个好男孩。你会交到那么多朋友以至于即使我离开了你也不会注意到。我会在你留意到之前回来的。”

他猛地点了点头,在目视她离开的时候把他的狗狗抱得更紧了。他并不真的相信她,但他会装作那样好让她安心。他突然又有追到她身后的冲动了。但无论如何,他知道那是不行的,所以他稳住了颤抖的双膝,站好来。

房间里满是声音,喧闹遍布四周;其他孩子们正在玩着玩具或者和别人在周围你追我赶。他只是孤身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去哪里才好。游览周围的困难太大了,他也不希望别人撞到他。他只是想一个人呆着直到他的妈妈回来。

他从他站着的地方开始找到了一条明确的路线,那直通一个角落的桌子,Will小心地走了过去。他挪动着他尚且短小的双腿,现在专注于缩短他和目的地的距离。一旦到了那里,他就扑通地坐在了那附近的一把椅子上,为他能毫无受伤地、不被人碰触地到达这里如释负重地叹了口气。

桌子的一半被阴影遮住了,这样他就能够观察其他每个人而不被发现。这也意会着别人也不会看见他,这可让他松了口大气,毕竟他实在受不了别人盯着他的感觉。

他把Winston放在桌子上端详它,然后Will亲了亲它冰冷的塑料鼻子,把它紧紧地拥在自己的脸上,呼吸里充满家的味道。他很快就迷失了时间,他不知道他在这里呆了多久,但他突然间就被一阵椅子滑过地面的尖锐响声震出了幸福空间,

在抬头的时候他暗色的发丝落到了脸上,在透过Winston望过去的时候他蓝色的双眼睁大了。那里站着一个金发的小男孩——不,他是坐着的——就在他面前。他有一双颜色很深的眼睛,淡褐色的眼睫毛描出了它们的轮廓。他穿着一件不错的蓝色毛衣,Will无意识地用手抓紧了他自己那件破旧的衬衫。

那个男孩明目张胆地看着他,Will发现自己对那注视感到了害怕;来自另一个人的强烈关注让他有点不太舒服。“你想干什么?”妈妈说过他不能这样粗鲁但不幸的是恐惧会让Will变得刻薄,他现在只想要这个男孩快点走开,这样他就能继续那种忽视所有人的状态了。

妈妈和他说要交朋友,但Will真的不想要什么朋友。特别是这种喜欢盯着别人看很久的。

“你的名字是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有趣,一点都不像Will的那样柔软。Will皱了皱鼻子,撅起了嘴。

“你到底想要什么?”他又问了一遍,确定那个男孩不是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也许他只是有听力障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Will想他可以马上走开了,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怎样做更好了。

“我叫Hannibal。”

也许这个男孩只是极其固执,他读不懂Will视线里的敌意。

“这是个奇怪的名字。”他鄙夷地说,他抬起了他的鼻子,用Winston把那个男孩从视线里隔绝了。Will只想要他走开让他自己单独留在这里——他就不明白Will躲在这里是有原因的吗?妈妈说过要友善些但Will真的不是那种友善的类型,而且他也不想在短时间内有什么改变。

“然后你的名字是Will。”这让Will再次看向了男孩,带着点困惑。

“如果你知道的话,又为什么要问我?”蓝色的双眼因为怀疑眯了起来。

Hannibal耸肩,把他的椅子向Will的拉近了一点。“你真像个天使。”

Hannibal在Will刚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暗色的卷发弯曲着形成了光环,让他那张天真的通红的脸和那双蓝色的眼睛看起来像是除了房间里的光源外最闪亮的存在。他发现自己完全呆住了,他只能一边奔向那张桌子一边用饥渴的眼神死死地盯住那个男孩。在他自己发现之前,他就已经跟在了Will身后,看着粉色的双唇把吻印在他那只毛绒绒的动物朋友的鼻子上。

这简直像是整个世界都更明亮了,他的心开始跳的更快,一种鼓动的感觉在他的胃里翻滚着。他觉得他快要吐了但这是因为他感觉太棒了,那是一种让他想要一遍又一遍感受的情感。

他的计划是缓慢地靠近那个男孩——Will,他的意识告诉他,记忆里他听过那个男孩的母亲这样叫他——然后也许……大概……就是……鼓起勇气对他说几句话。

但事情并不像预料的那样;Will显然不想被打扰,并且Hannibal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恐惧点。他有点后悔,但这还不够让他就这样放弃了。

从近处看的效果甚至更好。他终于可以自由地看清那些紧张地眨着的黑色睫毛,它们不时会把他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好看的蓝色藏住。婴儿肥的脸颊被一层明亮的红色染上了颜色,Hannibal有种奇怪的冲动,他想要去戳一戳它,只是想知道那感觉是不是和他预料的一样柔软。

但相反地,他用手指碰了碰一个暗色发丝形成的椭圆。它很柔软,像是他的母亲喜欢用的那条丝巾。他小心地拉直了那根卷发,接着放开它让它自己再卷回原来的形状。一只小手在他摸向另一个圆圈的时候挥走了他,Hannibal对这个无用的举动露出了笑容。

“不要碰我。”Will瞪着Hannibal,后者终于收住了心。Hannibal想起了某只坏脾气的狗狗。“然后我才不是什么天使!”

Hannibal再次耸肩,对Will的拒绝毫无兴趣。要找到让他感兴趣时间长一点的东西实在太难了,但Will不仅让他着了迷,还让他有了有趣愉悦的感觉。

母亲曾告诉他她和他的父亲是一见钟情的。他想那种感受应该和他现在感到的是相似的;他从没笑得像现在这样大过,他所想做的就只是拉着Will去玩这家托儿所里他喜欢的所有游戏。他想给Will做曲奇饼干或者给他一只长得和Will的毛绒狗狗一样的宠物。他想要握住Will的手或者能够在任何他想要的时候摸摸Wll的头发。

爱情。

母亲管这叫“爱情”,尽管他年轻的头脑并不能给这个词语个精确的定义,这听起来非常正确,他有种强烈的肯定预感这就是爱情。他真的在为这新来的知识头晕目眩。

“我们会玩的非常开心的。”

这就是他的计划。不管Will要说什么他就是要让Will开心起来。母亲说过爱情就是要让对方开心。Hannibal打算加上他自己的注释——有时坚持不懈就是所有让另一个人被说服的所需要的。

“我不觉得你有多有趣。(I don't think you're fun.)”Will不高兴地说,他把他的狗狗抱到怀里。

“你会的。(You will.)”


-END-


评论 ( 3 )
热度 ( 38 )

© kacakac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