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奇日舞]重逢

简介:多年后的一次谈话。

警告:角色死亡暗示,另外采用的是现实中的结局。



布奇在某个上午突然站到了火车站前。

 

这地方很荒凉,最近的山都落到了布奇视角末端。太阳烤着布奇每寸裸露的皮肤,他绕着车站走到汗水流进眼睛,结果连拴马的绳子都没找到。

 

该死的,他手上没有任何车票,那他只有一件事能做。

 

布奇走进候车厅,里面摆着几张有了年头的长凳,过重的负担让它们椅脚弯曲、靠背后倾,布奇挑了看上去最结实的那张坐下,但它还是危险地摇晃了下。

 

“几点开车?”他问道。

 

“十点。”坐在他旁边的人如此回答。

 

“我没在这找到列车运行表。”

 

“我来得早,赶上了上一趟车,是那批人告诉我的。”

 

布奇望向对面挂着的钟。

 

“这么说我们还有半个小要等,不过火车总是晚点,”布奇乐了。“你还记得之前有次我们带着埃塔,车很晚才来,期间我被好几个卖花女搭讪吗?她们不敢找你,因为你总板着张脸……”

 

圣丹斯扭过头来瞪他,蓝眼睛变得很圆,嘴上那撮胡子似乎都往上翘了。布奇很熟悉这反应,也知道酒馆里打几副牌,顺便拔枪射几下,小子的怒气就能消掉。但是眼下他们哪都去不了,而且整个候车厅里只有他们两人,推销小玩具或者烟的家伙都不在啦,布奇耸肩,他决定用聊天打发这段时间。

 

小子平时不主动搭话,怒点也奇怪,所以布奇从好事开始说:“我们分开后的几年里我写了本自传,在里面我把你描述成了神枪手,不过本来你也是。怎么说呢,非常成功,读者来信里好多人说你是个传奇,他们会把你的故事告诉他们的后代。”

 

“不管等下我们要去的是天堂还是地狱,你都该请我喝一杯。”

 

“嘿,别用那种眼神看我,那书卖得不错,稿费够我时不时去请人喝酒,还没人来逮捕我。曾经我们值四万,小子,谁说过的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很多人。”小子说。他很放松地坐着,脚放在对面的凳子上,和以前一样。

 

“不管这个了,写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他们会有多喜欢这些经历,惊险,刺激,想起来我都得抽口烟才能继续写下去。玻利维亚那一战你打倒了多少条子,我们又是怎么被逼到跳下悬崖的,那些马背和快车铁皮顶上的日子,小子。”

 

布奇低头看向自己的手,那掌纹被伤疤割得破碎,指甲也凹凸不平,但是没有那么多皱纹,也没有那么无力,和他最近每天看到的那双手都不一样:它属于一个不年轻但仍有活力的劫匪,而非一个病重的老人。

 

看到小子的时候布奇疯了一样检查自己,如果小子注意到了,他也只是假装没看见,直到布奇来到他身边也沉默不语。

 

然后他们并肩坐在一起,彼此都是最疯狂的那段逃亡岁月的样子,在第一次相遇后,在最后一次干杯前。那时候布奇已经过了精力最旺盛的年龄,可小子在他身边,他们互相扶持着越过山顶,在同骑一匹马的时候拌嘴,对方说想去哪就去哪,哪怕那地方烂的透顶。那真是布奇最觉得活着真好的日子了。

 

“为什么等我,小子?”

 

小子凑了过来,不管他是要说话还是要干什么,布奇想他都知道答案了。

 


-END-

评论
热度 ( 6 )

© kacakaca | Powered by LOFTER